综合资讯

5月前25天四大行新增贷款仅1300亿

发布日期:2014-05-28 点击次数:25 字体显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  一片呼吁央行降准、再贷款的喧嚣声中,中国的货币政策似乎走到了是否要选择宽松的十字路口。5月份实体经济萎靡的信贷需求,吻合了市场的呼声。 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截至5月25日,工、农、中、建四家大型银行新增人民币贷款仅1300亿元。此前一周市场还为一则央行定向宽松的传闻欢欣鼓舞。传闻称,央行通过再贷款向国开行和建行投放了基础货币,这一规模在5000亿左右。   “若消息属实,下月公布5月份货币信贷数据时,最终数据可能会超出市场预期。”5月20日,一位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门负责人向记者做了分析。   然而,5月的信贷数据显然目前为止尚难给力。持续疲软的信贷数据,部分原因既是外汇占款增长低迷所导致的基础货币投放之困,又是中国实体经济去杠杆化状态下的真实写照。   值得关注的是,中国银行体系的稳定负债的压力仍然沉重。截至5月25日,四大行存款依旧维持在3000亿上下的负增长水平,月底存款冲刺的局面无法避免。  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最新的一句观点,点到了市场的痛点——“我们无法让一个不再增长的经济体去杠杆”。王志浩认为,货币政策可能已经在没有任何官方信号释放的情况下悄然实施。  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市场要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22-23日的调研讲话视为货币政策转向的重要信号了。   李克强此行内蒙古考察讲话释放了两点重要信息:一是中央对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——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结构出现积极变化,但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,不能掉以轻心,这意味着稳增长的重要性在提升;二是,货币政策方面,总理认为,要针对企业反映的实体经济资金总体紧张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等问题,运用适当的政策工具,适时适度预调微调,盘活资金存量,优化金融结构,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,推进金融改革,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。   实体经济与外汇占款低迷叠加   一方面是不断高企的资金成本,另一方面却是不堪重负的实体经济。来自实业需求的不振让商业银行变得异常小心,而不良贷款的反弹冲动则让银行头疼不已。   中金公司近期江浙两省的深度调研显示,金融机构对未来12个月的宏观经济较为悲观,甚至不少金融机构和企业家认为,即使放开限购和限贷,效果也难乐观。   “江浙地区可以作为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的样本,产业升级难以一蹴而就,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期,经济下行对消费增长的影响开始显现。”中金分析。   值得关注的是,互保危机引发的不良贷款反弹潮尚未完全结束,中金调研后判断,温州地区银行的不良率可能会进一步显著上升,“我们在浙江银行业看到了信贷收缩的影子,也表明加快银行不良贷款重组和剥离的迫切性,否则信贷紧缩将严重影响经济的复苏。”   上述调研发现,相较于不断恶化的制造业,商业银行风险偏好重新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回归,浙江省银行体系的基础设施贷款和房地产贷款占比出现上升,而制造业和小企业贷款占比下降。   此外,正如前文所分析的,5月信贷需求超乎预期的疲软,部分缘于基础货币投放逻辑已悄然改变。   从基础货币投放逻辑看,一直以来,外汇占款是我国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渠道。不过,近年来,由于贸易顺差的逐步收窄,中国外汇占款呈现出趋势性下滑的局面,这对过去十多年基础货币投放的逻辑产生了重大影响。   “今年和2012年非常相似,全年外汇占款也可能趋势性下滑。”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钟正生分析,2014年外汇占款趋势下降将带来全年巨大的基础货币缺口,在中性假设下估计,这一缺口高达1万亿-1.3万亿。   钟正生分析,从季节性来看,二季度外汇占款也是全年最低的。尽管4月份外汇占款在1169亿元水平,但4月银行结售汇顺差仅为597亿,一般外汇占款和结售汇顺差大体保持一致。   货币政策:局部定向放松为主?   尽管此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刚重申货币政策将保持定力,短期不会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的基调,以此回应市场不断高涨的降准呼声和传闻,但当上周央行定向再贷款传闻袭来时,市场几乎异口同声将其解读为央行货币政策走向宽松的标志性事件。   又加之李克强总理内蒙古讲话提到了经济下行的压力,正如民生证券分析师管清友所分析的,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有关放松总量政策刺激经济的声音甚嚣尘上。“不可否认,如果按照传统的凯恩斯主义宏观调控模式来应对经济下行,央行确实应当此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,通过总量宽松拉动总需求。”他说。   “但我们反复提示,在‘新常态’的框架之下,政府的宏观管理思路已经发生重大变化。未来走老路、搞总量刺激政策的概率不高。”管清友分析。  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团队预计,下一步货币政策可能仍是局部定向宽松为主,且去年同期的“钱荒”将不会再现,但大幅全面刺激的可能性正逐步下降。   中金认为,目前中国狭义流动性已经足够宽松,缺的只是广义流动性,随着非标转标力度的推进,信用债大幅供给的情况下,社会融资总额的环比和同比增速有望逐步稳定并有所回升。